登录 | 注册
当前位置: 首页> 新闻网> 新闻> 莆田新闻

市规划局举行"廉政灯谜庆元宵"活动

宜阳细菌性阴道炎怎样治疗

2018-01-22 22:08:14 莆田网

原标题:史马话西游(151):唐僧最大的缺点不是啰嗦,竟是六根不净?

前文书说到,玄奘和悟空投宿一户人家,刚巧那人竟是悟空的旧相识,儿时曾在五行山割草捡菜,故而相见甚欢,热情款待。众人闲聊之时,说起王莽篡汉之时被天降五行山,悟空问了典故缘由,不由联想起玉帝和道祖的关系,进而揣测玉帝和佛祖教他们西天取经,或有扬佛抑道,抗衡道祖之意。

且说悟空听师父讲了王莽篡汉的故事,正在出神,斋饭已经摆好,老汉便请他们师徒用斋。玄奘谢道:“多承厚待!请问老丈尊姓?”

老汉道:“不敢当,小老儿姓陈。长老不必客气,承蒙二位长老光临,本是舍下的荣幸,更何况令徒还是我的故人。”说着便呵呵大笑。

玄奘大喜道:“真是有缘!原来老丈和贫僧还是同宗!”

悟空奇道:“师父,你自姓唐,他自姓陈,你们怎会是同宗?你莫要为了一顿斋饭便如此套近乎也。”

玄奘笑道:“你这猴儿,竟拿师父取笑!我俗家姓陈,乃是大唐海州弘农郡聚贤庄陈氏后人,法名叫作陈玄奘。只因大唐皇帝与我结拜,赐我法号三藏,指国为姓,故而又叫唐三藏,也有人叫我作唐僧也。如此我和陈老丈岂非同宗乎?”

陈老汉喜道:“原来如此!今日实在是天降之喜,既遇故人,又遇同宗。可惜长老持戒,否则真该痛饮几杯才好!”

悟空笑道:“老陈,酒就罢了,你且教你浑家烧些热水,与我师徒洗浴洗浴。老孙五百余年不曾洗澡了,身上痒得要命,只怕五脏六腑都污垢不堪了!”

陈老汉忙道:“好说,好说,大圣且先吃饭!”说着便教老妻去烧水,又教儿子拿了水桶面盆,到耳房掌灯布置盥洗。

不一时斋饭已毕,热水也已烧好,师徒二人先后洗了一回,又回到堂屋饮茶闲聊。悟空对陈老汉道:“老陈,还有一事烦劳你,若有针线借我老孙使使。”

陈老汉忙道:“有,有,有!”便教老妻取来针线递于悟空。悟空谢过接了,笑嘻嘻地取出一件短小的白布直裰,便在灯下把那直裰和一条虎皮裙缝合在一起。玄奘见那直裰是自己适才换下的僧衣,不知何时被悟空拿了去,又见这猴儿竟会做针线,不觉暗自好笑。

悟空缝了好一会儿,方才完工,便到门外换上,回来到灯下转身顾盼,得意笑道:“师父你看我这身打扮如何?”

玄奘哈哈笑道:“好得很!好得很!这样才像个行者模样!只是这是件旧衣服,你若不嫌弃就先穿着,回头师父再给你找件新的穿。”

悟空学着玄奘的样子肃然合十道:“多谢师父赐衣!”随即忍不住哈哈大笑,玄奘和陈老汉也不禁莞尔。悟空笑罢又道:“师父且和老陈先聊着,老孙去喂喂马就回来。”说着便去后院寻了些草料喂了马,回来和陈老汉告了乏,各自安寝不提。

次日一早,悟空起来便请师父上路,玄奘见悟空赶路如此心急,待要吃了早饭再走,却也不便开口,一边起身穿衣,一边教悟空收拾铺盖行李,说道该向陈老汉道谢告辞才好。恰好陈老汉听见动静也忙忙起身,着实挽留,请玄奘盥洗用斋之后再行上路。玄奘正中下怀,便从容洗嗽,吃了早斋,用请出陈老汉一家出来一一道谢,方才辞别上路。

悟空早等得不耐烦,出门后也不多说,只顾牵着马赶路,玄奘却是心情大好,坐在马上谈谈说说。悟空忍不住回头笑道:“师父啊,我看你外边看起来着实像个圣僧模样,只是里面却不大像。”

玄奘一愣,问道:“你这话却是何意?”

悟空笑道:“弟子虽不曾专一学佛,也读过几本佛经,知道佛道禅心,首在开悟,若要开悟,便须摒弃七情六欲。师父自幼出家修行,难道还不知这个?”

玄奘微愠道:“你说的只是修行的入门初学,为师岂能不知?依你所说,我原是没有摒弃七情六欲的了?”

悟空哈哈一笑道:“师父莫恼,恼了便是犯了嗔戒了也。弟子只是玩笑,师父休要放在心上!”

玄奘明知悟空乃是讥讽之言,却被他用话堵住,也觉不便再说,只得勉强一笑,道:“我自然知道,怎会把你这玩笑话放在心上?”只是话虽如此,却也兴致大减,就此一路无话。悟空心中暗笑,乐得耳根清净,只顾埋头赶路,果然脚程快了许多。

如此行了月余,每日晓行夜宿,若是逢得村庄人家,便由玄奘亲去化斋借宿,若是不着村店,便只得露宿荒野。此时正值秋冬之交,玄奘虽有绒毡包裹,也渐觉耐不住寒冷。悟空自然毫不在意,见玄奘常常在深夜忍冻受苦,好笑之余,也生怜悯,只是既知佛门修行,避不得亲身忍受各种苦难,也不便用法力相助,只得付之一叹而已。

(本文节选自长篇连载小说《大圣心猿》第七十六回:谈开悟心猿讽金蝉,生六贼玄奘怼悟空)

 
附件下载:
标签:

相关阅读:

用户名:    ( 您填写的用户名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) 匿名

验证码 :  验证码

网友评论: